铁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独家:中国经济新常态之政协委员解读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34:21 阅读: 来源:铁钉厂家

独家:中国经济新常态之政协委员解读

编者按:

7月16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上半年经济数据;下午,备受瞩目的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上半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座谈会如期举行。作为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的品牌活动,这个座谈会一直广受关注。三个小时的座谈会共有13位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发言,有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有改革经验的交流,还有解决难题的方案。本刊推出专题报道,以飨读者。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

科学看待经济增长率与就业之间的关系

“实践证明,并非在任何经济形势和条件下,经济增长率都会带来就业机会的增长。”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这样表示。

“比如我们假定经济增长是靠技术创新推动的,在经济增长中会增加一些劳动力,但由于技术创新而精简下来的、技术跟不上新要求的劳动力可能更多,他们就会成为失业者,则经济增长反而减少了就业机会,这种案例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过程中并不罕见,也体现出了经济增长和企业就业增长的不对称性。”厉以宁表示。

他同时表示,从产业角度来看,投资增长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作用,但经济增长的持久性和产业结构的协调发展有密切联系。投资增长可能会带来某些产业产能过剩,产能过剩一旦出现,某些产业势必会关停并转,裁员也将不可避免。另外,从社会购买力的角度看,就业是否增长,归根到底取决于社会购买力的增加,如果投资上升而社会购买力不变,或者居民消费倾向不变,就业依然不会有所增长。

由此,厉以宁认为,有两个结论已经可以得出:“第一,‘新增的就业机会总是在经济增长中出现的’这句话不一定普遍适用。在经济粗放型增长中可以有较高的就业率,但这是暂时的。在经济转型中,经济的高增长率不一定能促成高就业,甚至可能误导,即拼命拉高经济增长率,比如扩大投资规模、制定和硬性贯彻高增长率指标,结果反而会造成就业人数下降;第二,经济增长与就业增长是结构问题,而非单纯的总量问题,结构合理也包括人力资源供求结构的合理,这比单纯拉高经济增长率更有助于提高就业率。”

现阶段,我国应如何稳步提高就业率?厉以宁称,首先要鼓励民营企业的进一步发展。“民企了解市场情况,只要坚持知识产权保护,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适当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是可以增加就业的。”

其次,厉以宁表示,应进一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鼓励自行创业,家庭农场也是有效增加就业的方式之一;还应加强职业教育培训工作,使人力资源供求结构趋向合理;在增加投资的过程中,注意防止产能过剩,否则既浪费资源,又增加失业;同时,要设法提高社会购买力和提高居民消费倾向,要让居民感到有新商品可买,要增加对居民的生活服务项目。

“另外,要让经济增长率回归到正常状态,只要增长质量有提高,现阶段和今后一个阶段,中国经济即使维持在7%左右,就算是中高速经济增长。”厉以宁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

“新常态”阶段需要实施“改革式刺激”

“我们的基本判断是中国经济在过去两三年前已经开始了由以往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阶段性转换。目前,中高速增长的底还是没有找到,仍处在转换过程中。”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发言中表示。

刘世锦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依托于高投资,在过去一些年的高投资中,基础设施大概占20%-25%,房地产投资占25%左右,制造业投资占30%多一点。过去两三年,基础设施、制造业已经回落,现在只剩下房地产,房地产已经出现了拐点,房地产落地以后,中国中高速增长的底基本就可以探到了。

刘世锦认为,在“新常态”下,观察判断经济形势,既要看GDP这样的数量指标,更要重视质量指标,并以质量指标倒推数量指标。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需要更加关注一些反映经济增长素质、质量和效益的指标,包括居民可支配收入等。“应当考虑采取一种新的确定增长速度的思路和方法,质量指标优先,用质量指标倒推GDP,使GDP的确定更为科学和符合实际。”刘世锦强调。

对如何适应经济增长的“新常态”,刘世锦提出了“六可”的质量目标:“新常态”下,增长的数量和质量应有新的关系,力争实现“速度下一个台阶,质量上一个台阶”,即“就业可充分、企业可盈利、财政可增收、民生可改善、风险可控制、资源环境可持续”。

刘世锦认为,在这个增长阶段转换时期,政府的宏观调控应与深化改革有机结合,实施“改革式刺激”。

他建议,下一步政策上要注意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房地产的问题,二是扩大内需。“房地产要争取‘软着陆’;扩大内需方面,稳增长主要是稳投资,关键问题是提高效率,要转机制。”刘世锦表示,在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领域中放进一些大的对等的竞争者才足以改变竞争格局,激发市场活力。

他举例说,比如铁路行业可以拿出一些有商业化潜力的区域和线路,组建以社会资本为主的股份公司,电信行业引入民营资本为主的基础运营商等。

“最近讲混合所有制,关键这个领域还是要放宽准入,引入一些新的投资者,这样就为稳投资、提效率打下一个比较好的基础,我们扩大内需也有比较好的效果。”刘世锦表示。

蟑螂养殖

好看小说阅读

花卉种植时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