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蛔虫入侵之端点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51:07 阅读: 来源:铁钉厂家

“听的到吗?把特制的针筒用两架直升机拉上来!”那个警察大喊道。

“咱们还是飞下去看看吧,髀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事!”貂晴说道。

直升机非常迅速地朝下飞去,地上的人如同丧尸一般,四处咬人,那些穿着防化服的警察都被压倒在地。

远处一辆警车剧烈摇晃,一条长尾巴把警车穿了一个洞,山川从车顶跳了出来。

“哈哈,一切都刚开始,我要与母体结合,这个市,不,是这个地球都要被蛔虫入侵。”山川脸上的皮开始烂了起来,从皮里渗出许多小蛔虫。他的屁股也长出一条大尾巴,腋下还生出许多条蛔虫的头。

“这是怎么回事?山川怎么也会变异?”直升机上的貂晴差异道。

“一会儿你跟这个飞行员控制这个直升机,我去开另一架,不然特制的针头没法运上去的。”那个警察说着悄悄地跳了下去。

髀华踩着白色液体制成的窝,脚下都是异常粘稠,他慢慢走到老窝的入口,母体正趴在那孵卵。

“嘿,你这个家伙,起来!别躲着装死。”髀华站在窝口大喊着。

母体抬头看了一眼,又趴了下去。

“我靠,不好使是吧?”他正说着脚下踩到了什么,“噗嗤”一声。

母体发出了像狗一般的声音,把头抬了起来张大嘴吼了一声。

“有反应了?这是什么?我看看。”他低头看看被踩碎的圆球,竟然是一颗蛔虫卵。便又低头找了起来,把捡来的卵都聚集到一起。

“噗嗤,噗嗤。”声接连发出,母体终于开始动了起来,直接把窝顶了一个洞出来,髀华脚下一个踉跄,载倒了。

“靠,药怎么还没送上来,它都被我逗出来了。”髀华这时心里也没有底了。

警察迅速爬上了直升机,确认准备好后,两架都准备起飞,貂晴突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这位小姐?”飞行员礼貌性地问候了一句。

“没事,没事。”貂晴捂着胳膊上的一个圆形洞,里面往外冒着血。

一切都完事后,两架直升机同时飞了起来,中间挂着一个大针管,针筒里都是药,足足有一顿之多,足够消灭这周围的所有蛔虫。

“稳点,稳点,马上就要到楼顶了!”警察刚喊完对讲对面就传来“啊”的一声。

“怎么了?”他赶忙问道,但是对面却没有了回音。

此时,另一架直升机上貂晴已经开始变异起来,飞行员吓得从机坐上站了起来。

“小姐,我可跟你没有仇吧?你可千万别咬我!”飞行员喊道。

貂晴并没有说话,从嘴里开始吐呕吐物出来,紧接着就是一只蛔虫头从她的伤口探了出来。

直升机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中间的巨型针筒也开始晃起来。

“什么情况?”警察又喊了一声,依旧没有回答。

髀华站在虫窝的边缘,母体整只爬了出来,随便一下都可以把他拍死。

“来吧,你这家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髀华大喊一声为自己壮胆,身后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哈哈,终于来了。”髀华正高兴着,直升机直接撞了过来,他直接滑到了母体面前。

母体又发出了恐怖的声响,巨型针筒则掉到了窝的正下方,离他们有一定距离。飞行员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髀华趴着在那喊道:“什么情况,就不能飞稳点吗?这么远怎么扎它?”

一只蛔虫尾巴从飞行员的肚子穿了出来,血一直溅到了髀华面前,把他给吓傻了。飞行员倒地后,身后的貂晴站在那,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貂晴,这是怎么了?”髀华问道。

貂晴并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母体面前,母体从嘴里探出一条类似舌头的东西,舔住了她的头,直接卷进了嘴里。

“这。。。”顿时髀华哑口无言了。

“喂,少年,我在这,想办法让母体下来,针筒离得太远了。”警察站在针筒上大喊。

趁着母体不注意,他悄悄跑到了窝里,抱了一颗很大的卵往下扔去。

“噗嗤”一声,母体立马注意到了下面,髀华发现警察还站在那,便喊道:“快跑!”

警察愣了一下,一颗卵就碎在了自己面前,听到髀华喊了一声,但是没听清,他也喊了一句:“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母体一头冲了下去,头正巧扎进了针尖上,由于疼痛,晃动着针筒把警察甩下了楼。

一阵凉风从耳边刮过,他掉到了地面,但是没有死,被下面的人接住了。

“我靠,真是万幸,谢谢你们。。。”他一抬头,周围都是变异的人,瞬间就淹没在人群中。

髀华跳到了针筒旁,使劲全身力气,去推针筒,药慢慢挤了进去,母体疼的把针筒带了起来,顶到了头上。

“遭了,药进不去它就死不了!”髀华拍着脑门说。

谁知母体一转身,把针筒顶到了墙上,药瞬间全打了进去。

“哈哈,看来老天都在帮我。”髀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母体扭动着身体,嘴里开始往外喷药,像下雨一般,全部浇到了楼下变异的人身上。刹那间,到处都是哀嚎声。

髀华走到楼的边缘,看着楼下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一转身,母体带着他冲到了楼下。

“哈哈,女王,来与我结合吧!”站在车顶的山川张开双手,迎接从上下来的母体。

“嘭”的一声,母体就把山川砸到了身下,髀华也被摔倒了一边去。

他当睁开眼时,一群穿着紧身衣头戴面具的人在检查地上的人,走到髀华身边时喊道:“队长,这里有个人没有感染!”

就这样,髀华被两个人架着送上了医用车,除了他自己没有别人。

半个月后,躺在病床上的髀华正看着电视,市中心仍旧处于封闭状态,因为上次的感染太严重了,没有人敢踏进去半步。

髀华侧过头,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他突然感到不适,慢悠悠地朝厕所走去。

把门反锁后,他脸上出现了一条一条黑色纹路,好像有上万只虫子在身体里爬行。用水冲了冲嘴,一条细小的蛔虫被冲进了排水口。

“奇怪,哪来的蛔虫?”他自言自语地挠了挠头,头发后面一张蛔虫脸正在张嘴吐着什么。

百战沙场内无限内购版

大屠龙手游

战棋天下破解版

相关阅读